第二百一十四章 长岛冰茶(1 / 2)

“哎,自由皿煮的空气也没怎么好闻嘛。”

走下飞机的成峰忽然听到身后同班次的某个国人旅客发出的声音,嘴角挂上了微笑。

虽然以他的涵养,不会去做出这种损人利己的口嗨行为,但是听着还是莫名愉悦。

‘是呢,空气里甚至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臊味。’

他在心中默默加上了一句。

这句倒不是他的有意贬低,而是隐藏在空气中无法抹去的事实。

这个味道不是炮火连天的那种味道……(啊,你们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懂啊……)

而是有种动物的骚臭混合着海腥、血腥还有不知道什么的味道。

不过不仔细分辨,倒是很容易就被错过去了,但嗅觉太灵敏也是一种罪过啊。

“接我们的人到了。”

一个穿着深褐色呢子大衣的严肃男人从后面的人群中鱼跃而出,来到成峰身旁说道。

“我知道了。”

成峰应了一声,跟他并排走在一起。

一个穿着鹰伦范的皮鞋西裤大衣,大背头梳理得整整齐齐,一个走简约风的宽松袍袖布衣布鞋,中长发随便用绳子捆扎在脑后。

就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搭不到一起的风格。

不过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小事,就算有人提出意见,成峰也不会理会。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是八分为自己,两份为别人,对于他来说,衣服什么的当然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穿,如果时时刻刻在意别人的看法,那活着多没劲儿啊。

于是这对不伦不类的组合就这么在一部分人的注视和另一部分人的无视下大摇大摆地走去拿托运的行李。

行李也不多,一人一箱足矣。

来接他们的人举着“牧人歌”的汉字牌子,倒是很好认,他们是使馆派来接应的。

似是不想打扰他们休息,两方汇合一处后,来接人的人并没有过多寒暄,就直接把他们拉去落脚的酒店。

只知道这个负责人姓陈,耳东陈。

倒是颇有些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不像是搞外交的。

顺便一说,牧人歌是上面给他派的助手,一个你不开口他绝对不会主动找话的沉默中年男人。似乎不完全是纪老的部属,是监视也好,是协助也罢,真到了危急关头,一言一行比什么试探都好使,姑且先信任他吧。

这一次表面上的领导是牧人歌,成峰只是充当一个专家之类的身份。不过他这么一搞,无意中会吸引一部分视线到自己身上,那这层表面上的关系就名存实亡了。

好在他们本来也不是过来进行什么间谍活动的,而是走正规渠道的联合办案,被揭破了从属关系也没什么。

只不过本该闭目养神的两个人,成峰的精力充沛得不能再充沛了,而牧人歌瞪着一双死鱼眼,就不说话,也看不太出来是不是很累。

他们的航班降落的地方是靠近梅国最繁华的新约克市的长岛机场。

因为案件发生的地点就在附近的长岛富人区里。

因为对出国没兴趣而从来没出过国的成峰,对于长岛没什么了解,只以为是个普通的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