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1 / 2)

病态的她 御水原 4909 字 3天前

到了医院,姜牧煜直接被送到了急救室,陆霜州只是暂时性休克,一会就好,就被送到了普通病房。幸好陆霜州身上带了身份证,然后艾琳去交了住院费。

回来后,艾琳守在陆霜州的病床前,直直地坐着,一双猫眼愣愣地看着他。渐渐地,艾琳感觉有些困了,就脱下了鞋,跟陆霜州挤在一张病床上就睡了。有些挤,但也比坐着睡好很多。

次日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艾琳被一道窗帘没遮上的阳光照在了眼睛上才醒来,冬日里夜长昼短,现在应该要八点多了。

陆霜州还没有醒过来,但是艾琳却枕在了他的胳膊上,应该是半夜醒了一次。艾琳揉揉眼睛,从床上下来。

艾琳到洗漱间里把乱成鸡窝一样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清水洗了一把脸,就去咨询台问姜牧煜的病房在哪里了。

姜牧煜虽然只是个警官,但是家室很不一般,现在住在高级病房。不难找,艾琳一会就找到了。

透过病房门上的一块竖着的矩形玻璃,艾琳看到一个高挑的女性背影,棕色长发被挽了起来,穿着咖色过膝呢子大衣,看来十分优雅。

女人正与一旁的医生说着什么,床上的病人有着一张五官十分立体的英俊而又坚毅的脸庞,细长的的眼睛里却是有些迷茫。

艾琳将门打开一条小缝,就听到了里面的对话,人靠在墙边。

“现在我只想知道小煜怎么才能好。”女人的声调有些高,语调虽然已经和中国人很相似了,但是还是有些区别。

医生沉默一下,然后说“那您就转院吧。”

女人微微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医生用严肃冷清的声音回答“理由我已经说过了。我还有其他病人,先走了。”

艾琳微微靠在墙上,尝试做了一个有些悲伤或者是担心的表情。在医生走出来,关上门的时候出声问道“医生,叔叔他……怎么了?”

这位医生有些高,看眼前的艾琳几乎上要把头全低下,艾琳这才看到医生的长相。医生的模样相当冷清,神情严肃,剑眉微皱,眼下有着些微的黑眼圈。

苏幕遮一挑眉“脑积血导致的缺失记忆。”

艾琳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音调挑高“失忆?”

苏幕遮点点头“这么说也没有问题。”然后就走了。

里面的外国女夫人先是一阵恼羞成怒,对床上的病人用法语说了些什么,语速很快,情绪激动。最后掩着嘴匆匆走了出来。看了一眼门口的艾琳,就走了。

等她走远了,艾琳推开了姜牧煜的病房。床上的病人眼泪汪汪地看向门口,眼底微红,好不可怜的委屈样子。“姐姐你,你是来找我玩的吗?”声音小小的,很是羞涩的样子。

艾琳的脚步就顿在了门口与床之间,有些不知道是该继续走还是回去。

没想到姜牧煜竟然就哭了起来,豆大的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滴滴顺着他坚毅的脸庞打在了洁白的被单上。微薄的嘴唇撅了起来,呜咽的声音从嗓子里发了出来,倔强地不想哭出声音来。“姐,姐也不,不陪我。”

一个男人用低沉的声音撒着娇其实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艾琳的表情有些古怪。艾琳看着这样的姜牧煜一时间有些好奇,就停在那,也没上前制止,放任着姜牧煜在那里委屈地哭。

门外的苏幕遮揉了一下微胀的太阳穴,心里想着:现在这小孩都在想些什么?然后敲了敲门。

艾琳转过头,通过门上玻璃看到是医生,说了声请进。

苏幕遮进来,问艾琳“病人的家属都走了吗?”

艾琳懦懦地点了点头。

“然后你就看他哭这么长时间?”苏幕遮微微挑眉。

艾琳抿唇“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声音软软的。

苏幕遮本就是闲来无事打趣地问了一下,也不想刨根问底,嗓音冷冷清清地说“那你告诉一下你们家大人,现在病人自理没有自理能力,需要护理。就这样,以及,不要惹他哭了,病人的情绪稳定很重要。”

艾琳眨眨眼,这是对她说的?“可是,我不认识他的家人啊”

苏幕遮冷清的眉微微皱起来“你不是叫他叔叔吗?”

艾琳点点头,天真的眼睛里黑白分明“他是救过我的警察叔叔。”

很好,苏幕遮心里暗道了一声麻烦“我知道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不给艾琳说话的余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