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安阳黑家(1 / 2)

邪途传 冯稀饭 3008 字 3天前

拜武河自谭黑山发源,以不可阻挡的趋势摧毁了面前所有一切,不管是高山又或是峡谷,在它的面前都显得那么脆弱,就是茫茫大漠也抵挡不住河水的侵蚀,浑浊的拜武河在流经安阳的时候,似乎已经宣泄了它全部发愤怒,变得犹如少女一般文静,婉约,河水冲击的大片黑泥淤积在河床两岸,为原本就富饶的安阳又增添了几分肥沃。

沃野千里尽是肥沃的农田,一块块整齐的好似直尺打成的一般,秋风未动蝉先觉,农田边的官道上时不时传来几声有气无力的蝉鸣之声,似乎在预示着秋天的来临。

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安阳城就矗立在这官道的尽头,作为一座千年古城,一郡之首,安阳城自然是极尽繁华。

坚实的城墙之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古色古香的城楼还是数百年前的模样,依稀可以看出几分前朝的影子。

古城的最中央,矗立着一座高九十九丈九尺九寸九分的高塔,名为武塔!武者,外练肉身,内练精气,以拳碎空,以武入道!武塔不过十丈之外就是一座占地数百亩的巨大豪宅,能够距武塔如此之近,也只有黑家才有这等特权了。

黑家,屹立在安阳城数千年之久的世家,是整个安阳,乃至整个安阳武州的第一世家,是安阳武州地地道道的土皇帝,在安阳武州的地界之上,他们的话甚至要比那位高坐龙庭的梁王还要好用几分。

方圆百丈的湖面之上一叶扁舟飘零,扁舟之上一个年纪不过四旬的中年人闭目垂钓,却对那已经咬钩儿的鱼儿视而不见,已经生了须角鳞爪,已经有几分化蛟之象的鱼儿却如何也挣脱不开那细细的鱼线,只能在那里徒劳的挣扎着。

“什么事情?”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说道,却是不知道何时扁舟之外竟多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者悬空而立,却好似如履平地一般。能够不借助外力,如此轻松写意的悬空而立,这分明是金丹人仙才有的本事!

“飞宇少爷用万里传讯血魂术传回一条信息!”好似最为虔诚的信徒一般,老者恭敬的向中年男人说道。

泰山蹋而面不改色的中年男子眉头微皱,听到万里传讯血魂术后,在不见了原本的云淡风轻“走!”不见中年男人如何动作,那一叶扁舟徒然变成拇指大小,直接钻进了中年人的袖口之中,两人犹如一道劲风一般,直接消失在了湖面之上。

青黑色的琉璃瓦片密密的覆盖在四角微翘的屋顶之上,这种与如今大梁方方正正的建筑风格迥异的建筑,乃是前朝的风格,八百年前大梁异军突起,不过数年之间便取代了原本的普国,这种前朝的建筑风格如今在大梁境内几乎绝迹,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还保存的如此完好。

明黄的宝幢遍布在祭台的四周,九九八十一颗宝珠镶嵌在祭台之上,祭台上雕琢了无数身穿古怪衣袍的之人,或是打坐,或是演武,或是祈祷,千姿百态各不相同,祭台正中间一面巨大的铜镜正焕发出缕缕血光,这正是黑家专门用于传讯的祭台。

一只竖眼徒然出现在那中年男人的眉心之处,那竖眼似是纯金铸造而成一般,通体焕发出灿灿的金光,黝黑的瞳孔似乎带着无尽的洞察力,能够探查世间一切一般,隐隐散发出一种名叫危险的东西。